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直播 > 黄思绵:中国杯推动帆船运动发展取得很好的效果

黄思绵:中国杯推动帆船运动发展取得很好的效果

2018-11-24 21:06

黄思绵接受采访

已是第三次来到中国杯现场的黄思绵风尘仆仆,参观中国古船模展、为获奖船队颁奖、参加蓝色盛典并亲自为自力号船东庞辉颁发“推动帆船运动特别贡献奖”……这位年轻时就喜欢帆船运动、出生于汕头的新加坡人,目前是国际奥委会执委。赛事期间,总是面带微笑的黄思绵特意抽出时间,分享了个人的帆船运动经历、以及他对这项运动的认识。

问:中国杯帆船赛已经举办了十二届,您对这项赛事的印象怎样?

黄思绵:早在2007年,我就参与了第一届中国杯的赛事启动。在那天晚上的蓝色盛典上,庞辉先生提到,第一届中国杯的组织工作还有一点乱,参加的队伍比较少。那么12年后,中国杯的赛事组织和参赛船队完全是世界级水准,这次就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600多名选手参赛,而且组织完善,竞争激烈。体现了经过这么些年的努力,中国杯所取得的长足进步。这项赛事在推动中国的大帆船运动发展上,取得很好的效果,现在中国参与大帆船运动的人更多了。通过比赛也可以看出,帆船运动、海上运动在深圳的发展势头非常之猛。

问:您有长航赛的经历,未来中国杯有意逐步向离岸赛发展,您有什么建议或者提醒?

黄思绵:其实从香港到深圳的拉力赛已经算是离岸赛了。至于更长距离的比赛,我觉得确实是可以考虑去做的。

问:帆船赛事对深圳滨海城市的建设有什么意义?

黄思绵:帆船运动是一种很好的体验,它推动、激励了人类的冒险精神。在欧美,凡是比邻海湾、有海岸线的大城市,经常可以看到风帆点点。不见得都要参加比赛,作为海上休闲也很好,这样的生活方式是滨海城市发展的必要元素。像旧金山、纽约、悉尼……这些大城市都有漂亮的海港、海湾,海面上到处可以看到帆船,是生活中很漂亮的点缀:尤其是帆船在水面上优雅地滑行,不只是船上的人享受,对岸上的人(观看的人)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问:您觉得亚洲离岸赛的发展目前到了什么程度?

黄思绵:亚洲离岸赛方面,历史比较悠久的是香港到菲律宾的劳力士中国海帆船赛。此外,东南亚地区像普吉岛,有一段时间发起了从普吉岛到吉隆坡再到新加坡的海峡大帆船离岸赛事。日本也有相当多的大帆船比赛,尤其是离岸赛。未来到了某一阶段,这些不同的比赛可以考虑彼此发生联系,形成一个更有策略性的整体。

问:您认为帆船运动在中国的前景会是怎样的?

答:中国有很长的海岸线,还有很多湖泊,比赛环境和条件很好,非常适合帆船运动的推广和发展。我相信在中国帆协、中国奥委会及地方政府的推动下,帆船在中国将会成为一个很强势的体育项目。

问:您在大学期间就组织过帆船队,还担任了队长,能否分享个人对这项运动的看法?

黄思绵:1967年,我在美国学会了帆船,从那时起就爱上了这项运动。后来回到新加坡读大学,跟同学一起组织了帆船队。1969年,我在东南亚半岛运动会(现称“东南亚运动会”)帆船赛上曾获银牌,之后还参加过其它的大大小小不同赛事。不过工作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玩帆船。后来有了一些经济基础,就买了船去参赛。我觉得帆船运动对年轻人的锻炼,不只在身体上,更在精神上,尤其对他们在斗志上的磨砺很有好处。帆船是一种历险,年轻人在不同环境、不同天气下,运用策略操纵帆船,开动脑筋观察对手,同时借助自然环境去赢得最后的胜利。我自己的三个孩子也都在学帆船。

问:您所经历的最难忘的比赛场面是?

黄思绵:1986年我买了一艘新船,参加从香港到菲律宾的劳力士中国海帆船赛,是比较难忘的经历。当时,船队成员都是各大公司总裁、主席,平时不在一起训练,临时凑在一起。一路上,我们经历了迥异的天气,包括遭遇风暴,跑了三天三夜终于到了菲律宾。后来把船开回新加坡的过程也很有趣,你会发现南中国海海域上空每天晚上都很漂亮,满天星斗,还能看到哈雷彗星就在你的头顶。

(责编:杨磊、胡雪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