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直播 > 晓昱: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格局下的“帆船+”价值链

晓昱: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格局下的“帆船+”价值链

2018-11-24 21:14

中国杯帆船赛创始人、首席运营官晓昱

第12届中国杯帆船赛已进入第三天的海上较量。本届中国杯开幕前夕,恰逢深圳市确定了“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未来30年发展目标,这一新的城市定位将为中国杯的未来带来怎样的机遇?中国杯的发展又能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建设发挥哪些重要作用?

对此,中国杯帆船赛创始人、首席运营官晓昱表示,中国杯帆船赛将继续“走出去”、“请进来”的发展方向,坚持打造国际化帆船赛事IP的长远战略,致力于航海文化的传承推广,以赛事为平台,发挥帆船运动在国际交流中的积极作用,为深圳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全球区域文化中心城市和国际文化创意先锋城市建设努力提升文化软实力和国际影响力。

问:深圳市委市政府近日出台了加快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决定,确定到2035年,基本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到21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对于中国杯帆船赛来说,如何在新的城市定位中找到发展坐标?

晓昱:从“一带一路”倡议到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战略,再到深圳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战略目标,可以看到海洋强国战略已经不是一句口号、一种宣示、一个愿景,而是化为具体的规划、政策和行动。玩船的人经常说“等风来”,过去12年一直以深圳为“主场”的中国杯帆船赛当然要更好地借这股东风,以多年来在赛事体系、国际交流、管理经验、人才储备等方面的深厚积累为依托,发挥先行者优势,力争成为深圳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建设中的排头兵甚至抓手。

历史上,深圳一直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她地处珠江口、深圳湾、大鹏湾、大亚湾“三湾一口”的核心位置,决定了其必然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桥头堡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枢纽城市。深圳完全有能力、有条件建设世界级海洋城市,而无论是构建世界级绿色活力海岸带,还是打造国际湾区休闲旅游经济发展带,促使海洋经济成为城市新的增长点,或者是提升市民对海洋的认识,中国杯都可以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发挥积极作用。

问:刚才你认为中国杯甚至可成为深圳加快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抓手,为什么?

晓昱:赛事之外,中国杯其实更是一种生活方式。12年前开始规划这项赛事时,我们就确定了以打造高端大帆船赛事为切入点,集竞技、文化、艺术,时尚、产业于一体的海洋嘉年华战略。这一战略涵盖旅游酒店、休闲度假、滨海地产、会议展览、交通运输、船艇设计研发制造及维修培训交易以及高端服务业等等在内的一系列产业。不但是消费,还有就业甚至产业结构的调整、城市的转型都可以因此带动起来。这是帆船赛事与别的运动很大的不同点,它更能打通一整条产业链。从过去12年的情况看,中国杯的举办已经明显带动起深圳乃至周边地区的帆船制造、维修、交易、培训以及旅游、地产、酒店等在内的产业群。

对帆船运动的开展来说,深圳有诸多优势:这里一年四季适合开展帆船运动;游艇码头等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比较完善;周边地区良好的产业基础保证了相关产业集群、产业链上下游可以迅速、有效地聚集;而且深圳人对于高端体育项目和休闲健康概念有一定认识,具备较高消费力;最后一点,深圳尤其是东部大鹏半岛瑰丽的山海风光、美食、建筑遗存、非遗民俗及珍贵的明清海防文化遗址等资源需要找到一个抓手实现“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公共优先、全民共享概念的落地,而帆船运动、航海文化与以上天时地利可说是天作之合,更不必说这项运动背后蕴藏的种种内涵比如勇于探索、敢于担当、团队合作、包容失败等等正和深圳的城市精神一脉相承。中国杯的意义远远超越赛事,甚至超出推广航海文化,她对滨海生活方式的引领,将有效地推动深圳由代工城市向智慧城市、创意城市的转型。

国际上不乏类似案例。被称为帆船运动“麦加”的考斯是英国旅游度假胜地怀特岛上的一个小镇。世界四大传统体育赛事之一的美洲杯帆船赛于1851年举办的首届比赛的航线正是环怀特岛;起源于1826年的考斯帆船周则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帆船赛事,现已成为英国夏季赛事日历的明珠。

2018年的考斯帆船赛吸引逾千条船队参赛,超过十万人前往怀特岛进行观光和旅游。比赛不仅仅带动了帆船运动的发展,更对怀特岛周边的相关产业进行了反哺。在英国政府发布的《航海与经济》报告中指出,在非考斯帆船周赛期怀特岛非观赛游客对于考斯旅游经济的贡献为150万英镑,对怀特岛周边旅游经济带动为60.8万英镑,而仅在考斯周帆船赛期间,对于当地旅游经济的带动为310万英镑。一个星期的狂欢,对于当地酒店、餐饮、购物、娱乐、交通产生了全年经济增长的超半成。除了促进经济发展,赛事更吸引大量外籍船只前往怀特岛,带动了游艇帆船产业的快速发展和专业服务升级。

如果深圳能建成亚太乃至全球著名的帆船运动中心,必然对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建设带来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助益。

问:从怀特岛的例子看,帆船赛、帆船周对当地旅游业的提振明显,除了这一对标地外,还有通过帆船运动的发展推动产业布局乃至城市转型的案例吗?

晓昱:这样的例子非常多。“千帆之都“奥克兰人口150万,据说它是全世界人均拥有船只数最多的城市,每四户人家就有一条帆船。这跟奥克兰的特殊地形和文化传承有关。虽然拥有悠久的帆船文化传统,但真正刺激当地将帆船作为带动城市产业发展的抓手还是在1995年新西兰首夺美洲杯之后。1995年5月,当新西兰队的Black Magic黑魔号在美国西海岸的圣地亚哥赢得美洲杯时,整个新西兰为之疯狂。政府立即着手规划到2000年下一届美洲杯时,奥克兰港区海域如何适应美洲杯比赛的要求,并由此带动起城市的新一轮发展。大量的投资和建设开发迅速奠定了今天的奥克兰市港湾全新风貌的基础。

在2003年的美洲杯帆船赛中,新西兰队在家门口失去了美洲杯。之后为了能把美洲杯重新带回奥克兰,政府不但为船队提供了3600万新币的参赛资金,甚至将原先以庞大储油罐和存放液体化学品知名的滨海传统工业区WYNYARD QUARTER重新规划为集包括超级游艇维修和停靠地在内的航海产业、创新产业、设计、高端服务、住宅于一体的都市创新区。在经历了2007、2013两次挑战失败后,新西兰队终在2017再次问鼎,而这又大大促进了这一规划的实施。初步预计,到2040年,这一滨海区域的重新开发将为奥克兰贡献42.9亿美元,直接拉动两万个新的工作岗位,而这仅仅是开始。